2015年12月30日
施與受

提起有關長者的義工服務,很多人會想起到長者家居進行探訪;而協會的義工服務除了探訪,義工還會透過電話向使用「平安鐘」用戶噓寒問暖,一年到晚從不間斷。不同的方式,給長者相同的問候、相同的溫暖。

羅潤雲(雲姐) 剛剛放下聽筒,她向一位超過80歲的婆婆打出了慰問電話。

「起初婆婆只是重複又重複說著自己身體差又經常胃痛,聽得出婆婆很想說幾句『有心有心』就想草草收線;我靈機一觸,問起胃痛的原因及飲食習慣,追問多幾次,原來胃痛的原因是太掛念在外國住的子女。」結果婆婆就跟雲姐分享了很多關於子女的事情,婆婆掛線前的一句道謝,是帶有笑聲的道別。

「長者有時候好似小朋友,需要『氹』又怕醜;在面對面時,很多長者都不願多談自己的事情,怕尷尬;反而在電話可以放低戒心。」在協會當了五年義工的雲姐,打出慰問電話已經很有一手,亦覺得這個義工的工種最適合自己,因為自己「太上心」。

「以前試過到醫院當院牧侍工,經常面對生離死別,試過抽離不了,反而影響自己情緒。」當然熱心助人的雲姐並未有放棄服務的心,結果加入了協會成為義工,延續她對弱勢社群的關懷。

身為電話慰問服務的資深義工,雲姐直言很喜歡幫助別人的感覺;但最令她喜出望外的是,當義工的最大受益人反而是自己及家人。

「她性格變了,覺得她比以前學懂了包容、珍惜身邊的事情;就算家中起了爭拗,媽媽都比前願意讓步,多一點溝通。」雲姐的女兒Hyleen對雲姐的轉變有著最切身的感受。

對於究竟是甚麼事情令媽媽的性格產生了這樣的變化,Hyleen 非常有興趣知道。於是於一年多前,她亦跟隨媽媽加入協會成為義工,而最近丈夫亦都受Hyleen 及岳母的感染加入了關懷長者的行列。

「雖然素未謀面,但有時候長者都把我們當成家人一樣。也許只是一個小提點、一句問候,但其實可以給長者送上溫暖。」


雲姐與Hyleen 一同探訪「平安鐘」用戶。


雲姐與女兒Hyleen 與協會義工部主管Doris ()於義工房內合照。

 

 

 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