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者安居協會
SENIOR CITIZEN
HOME SAFETY ASSOCIATION


過去二十年香港經歷種種變遷,長者安居協會也一直成長,只求能為長者做多一點。協會成立轉眼超過20個年頭,我們亦結集20位香港人的成長故事,出版《20種港式成長》,分享對改變的感悟、人生的智慧,望能為社會帶來一些啟發。

協會自1996年成立,出版此書的其中一個目的為慶祝協會服務香港長者20年,因此訂價為$96。此書所有收益會撥作支援協會「平安鐘」及「隨身寶®」慈善計劃,讓更多有經濟困難長者及有需要人士受惠。

 

馬浚偉

知名藝人

「我是白田邨長大的典型屋邨仔,家住七層高公屋,廚房在家外,廁所在走廊。」小時候最愛爬山、玩橡筋繩、乒乓球等,在免費小玩意的伴隨下成長。

「大家以為我是家裡唔憂柴唔憂米、讀外國名牌大學的人,會問『老老實實,誰是你阿爸?唔好扮嘢。』」

1993 年參加歌唱比賽入行,有樣有聲有獎,可惜星運平平,被人噓足三年,熱情淡了嗎?「第三隻唱片銷量不滯時,我想過不如回前公司田氏化工繼續工作?我是一個很勤力的人,一個小時足以完成別人一天工作,老闆曾說『只要你回來,我讓你做經理。』」伯樂早已招手,但這千里馬還是留在場上,泥地突破不了,轉到草地奔跑。

身兼演員、出版社老闆、補習學校老闆、工作室掌舵人,正面的文化藝術教育裙帶共生,自知「算吧,即使你演大奸大惡,都唔會憎你」,馬浚偉仍決定2016 年「中途出家」,初踏台板換上長衫演負心漢徐志摩,自編自導自演《偶然・徐志摩》。

每揮一揮衣袖也運柔成剛,馬浚偉坦言性格「一去就去到好盡,每做一件事都會在我內心深處預早計劃。為了這次舞台劇,我花了三年時間觀賞很多套舞台劇、相關的書、作品、中外紀錄片無一放過。」

黃明慧

全港首位失明心理治療師

「醫生診斷我患了極嚴重的藥物敏感症,百萬人中僅幾人中招的史提芬強生綜合症。要知道究竟當日我服了甚麼藥,但那個私家醫生拒絕提供資料,之後更把診所關掉。」因此黃明慧至今仍不知道,自己究竟對哪種藥物產生如此嚴重的生理反應;這醫生更一走了之,懦弱得可以。

由看得見,到看不見,在外人眼中這是一個絕望的鴻溝,根本沒可能跨過。反而是親歷其中的黃明慧,有著一種處之泰然。唸中一那年,有記者因為這宗罕有病患而訪問她,曾這樣問道:「你有沒有想過,為何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上?」當時她很自然就答:「為何不是我?」

要待這個記者的問題出現,黃明慧才知道,當人陷入逆境時,一般會問「Why me」,而她自己卻在懵懂之中,覺得事情既然發生了,就是發生了。「後來我當了心理治療師,有時也會跟客人說,痛和慘是兩回事,痛是生理上的、是感官性的,是身體的經驗,但慘是一種演繹,你可以痛而不慘。」

黃明慧一家人當年拿著很少的錢,冒著很大的風險移民加國。現在她有九個甥侄,兄姐弟弟住屋千呎,父母閒來賞花弄孫;她本人學業出色,擁有一個經濟及心理學雙學士學位、輔導心理學碩士學位,還考取了教育文憑,在當地開設自己的心理輔導所,並兼有教職。

三年前她安排了兩個幾月的大假回來香港,為兩位兒時好友當伴娘。執拾了一個長途旅行的行裝便上路,直到假期快要完結時,她心裏聽到一個聲音,要留下來。

於是,她把已有小成的事業留在加拿大,也把兩段傷心的回憶擱在那裏:「我來港前導盲犬死了,跟以色列男友分手了,所以沒很大牽絆。」

她在香港重操故業,跟朋友合夥,在中環提供心理輔導和治療服務。然後她又和朋友創立了一個點字曲奇的生意,由焗餅、調味、設計到包裝,她和朋友只憑四隻手,和兩對看不見的眼睛去做。

去年,她又收到了Call,這次的Call 更加「大事不妙」,因為聲音不止一把,而是整整一個「平安服務」的Call Centre。「我在長者安居協會為『平安服務』熱線中心的工作人員提供培訓。」

黃 進

「一念無明」導演

1997 年,黃進八歲。個子小小的他,穿著街坊裝站在街頭,朝往來的人派巴掌大的宣傳品。那是97 年1 月初,主權尚未回歸,父親搞的小生意印了年曆卡做招徠,他仍記得那張卡的設計,「一半英國旗,一半中國旗,中間是香港的區旗,印住四個字:歷史見證。」

現在他才回想,為何這張用作宣傳的年曆卡,要選「歷史見證」,而不是「回歸祖國」、「民族光榮」,甚至不戀殖一點,索性揀「再見英女皇」?他對老父生出了敬意,「我爸似乎好客觀去看這件事,從歷史觀去記錄。為甚麼?」

黃進自問自答,他由父親印製的年曆卡,推想至香港人的處境。「作為香港人在這件事中,其實無Say(話語權),在整個回歸的談判中,他們在裡面商討,你在外面等。好了,他們談判完,你可以怎樣?你只能夠被迫用『歷史見證』四個字。我們是在這件事的漩渦當中,卻沒有權利參與。」

「我開始想,一個個體,可以如何介入政治?後來我發現自己適合做創作行業,那就從創作入手去做吧,社會上不同崗位的人,可以有不同的分工,一齊去做。」

最後電影票房收了一千七百萬,以每張票賣一百元計,大約有十七萬人入場看。他心裡盤算的是:「不是講錢,而是講人頭,有十七萬人看過,那套戲的訊息,就在他們心裡撒了種子,訊息傳播了,日後這顆種子,可能影響他們生命的一些決定和看法?」

范 寧

無國界醫生

人望高處,尤其成為社會尖子一員,自然希望一輩子倚靠空中花園不落凡塵,范寧卻持相反意見,堅持地不可離。「我不想站在塔尖,世界這麼大,既然我已經向上跨了一大步,現在正好往下走,看看另一個地方。」

他痛恨階級之分,認為人應生而平等。「不論跟紅十字會或無國界醫生合作,假若没有當地護士和工作人員幫忙,根本運作不了。大家發揮不同角色需要,不能因為你是醫生便呆坐。」腦海立刻浮現北川災區地震後道路受阻,范寧協助搬運醫療物資的畫面。

范寧的卡片背後印有「自由是負責任的選擇」的座右銘,他擁有自由,因此醉心改變。他好學,為興趣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(醫療 )、樹藝及調解;為醫護行者讀犯罪學;為環保殯儀讀道教課程,身份不停轉變。「因為很多東西也不明白不理解,應在自己有生之年盡量學習更多。」

從兒子、醫生、義工、無國界醫生慈善機構主席走過來,他最愛的身份也許是爸爸。訪問當天,范寧帶著兒子出現,給他一本大畫冊便安心做訪問。

他向兒子灌輸負責任觀念。對自己健康負責任,因此要洗手刷牙;對自己的學習負責任,因此要好好做功課,不懂便發問。范寧的辦公室上掛著一幅出自兒子手筆的范寧人畫像,下方寫著「You are my superman」,兒子濃濃的愛是公平對待的回報。

岑智明

現任天文台台長

對岑智明而言,與普羅大眾在Facebook 的互動,是一種頗為有趣的體驗。「一些Post 會引起網友間激烈的討論,有時不必我回應,已有人幫我回答了。偶然也會出現網友間互相指責的情況,那我便充當和事佬,調解糾紛。也有些人當我是那些『XX 夫人信箱』,會問復活節是星期幾、冬至是否一定是22號等。」

溝通是需要付出代價的,岑智明毫不在意地指指他的黑眼圈,說只是想多些人花時間細細咀嚼「天有不測風雲」這句充滿古老智慧的話。

馬榮成

著名漫畫家

「我只是習慣在專注做一件事情時,要離群獨處。如果要我朝九晚五,每日做一模一樣的事情,這種循環,我想我會死。」每次出版,馬榮成都要經歷一樣的流程,但寫漫畫絕對不是一模一樣的事情。

別人眼裡昏天暗地的悽慘生活,在他的眼中卻是一種享受。「人在極度疲倦的情況下去睡覺,那種感覺很舒服,現在每日定時定候為了睡覺而睡覺,反而失去了當初的那種感受。就像你飢腸轆轆的時候,即使只是一啖平淡無味的白粥,也勝似無數人間美味。」看來,要成為一名出色的漫畫家,捱餓捱睏是必須修練的兩門硬功夫。

對於現在的馬榮成來說,這兩門功夫他早就練得爐火純青,下一門要修練的功夫,是如何放下。

陳曉蕾

資深記者

陳曉蕾很喜歡訪問富有正能量、敢做敢改變的人。「社會的陰暗面一直存在,並不會因為有人將之揭露就會消失不見,問題是報導出來後,是否有能量去改變?」每個採訪過的人物,都為她帶來不一樣的得著。

在當過多年獨立記者後,陳曉蕾成立了非牟利組織大銀,出版以探索「老年」相關問題為主題的《大人》月刊。

吳文芳

資深廣告人

「做人絕對不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要有足夠的欲望就有相應的能力」,這番話他強調特別針對時下後生仔,「他們要更有自己的想法,要為自己活,人生只有短短數十年,一定要爭取更多。」

人生早已走過數十年,吳文芳為自己定下「死線」,「我想在2026 年過身,活到七十三歲便足夠了。大病是有時限的,我時刻問自己『目標要何時達到?』只有給自己定下『死線』,才會逼自己努力完成,才可以傾盡全力付出所有東西。」

陳葒

「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」創辦人

香港除了常規教育及收費補習外,第三類要數陳葒的免費補習。他睜大眼睛,「我不期望做聖人或救世主,只期待有更多同行人加入,反正我没申請專利也没賺錢,個人或組織發起也好,現時只是杯水車薪,越多人做越好。」

學習以外,他推出才藝班,以及學校較欠缺的學習營。「人生不應只有讀書, 還要有全面的成長環境, 義師對學生的影響除了學業, 還包括人性溫暖,一對一的價值比學業更大。」

何蓮好

傳統線面手藝人

好姐師承嫲嫲,一代傳一代的傳統技術,由好姐接班。「我在中山長大,十五六歲隨嫲嫲學習線面。當年中山線面開得成行成市,我是生手,只能替人免費線面作為練習,細妹、家姐、阿嫂便是我的理想對象。」

當年新手上路, 但好姐没流露半點膽怯 , 一線一拉不消半小時便完成 , 試過的人都讚不絕口 , 皮膚白滑多了, 「 我比別人專心又聰明」,伴著豪邁而自信的笑聲。「身體狀態不佳時我絕不出手,這是責任心,不可以弄傷別人皮膚。」又是一連串大笑。「專心,真的很重要。」

郭氏父子

傳統平安包餅店

大概跟所有家族小店的後代一樣,Martin 小時候也常常要去餅店幫忙。「非常辛苦。那時沒有打麪機,我要幫忙手工搓麪粉,往往搓兩下覺得累就逃掉。做包的原理大概知道的,但現在要重新練習了。」郭錦全在一旁哈哈大笑:「小朋友就是懶惰貪玩,他那時整天被我罵的,現在反而要來接手了。」

「繼承父業」這個念頭,以前從來沒在Martin 腦中浮現過。他笑說,父親做生意非常靈活多變,主意也很多,試過經營遊戲機中心、士多舖等,當中士多舖才是他小時候最愛逗留的地方。直至踏出社會工作,想法才有所改變。「生於斯長於斯,長洲對我而言無疑是一種情意結。阿爸四十多年的心血得來不易,我想將它留住,也想保留長洲的傳統,並將郭錦記這個品牌推至香港,甚至內地和國外,讓多些人知道。」

魏華星

創投基金創辦人

「能力越大責任越大」,每位熱愛這片土地的人也身處其中。魏華星微觀基層,也宏觀普世,他推出「走塑」BottLess,「你知道香港每天有五百萬個棄置膠樽嗎?」;又構思引入付款水機,「既然水資源有限,為何要免費供應?」;辦公室內一堆竹做的可循環餐盒,他正穿針引線引入香港,「本地設計師的產品卻只能外銷歐洲,為甚麼?」

他或許是社福界的黎明,但肯定不是救世英雄蜘蛛俠。「社會不再期盼獨立行動的蜘蛛俠、孤身作戰的Iron Man,英雄時代早已過,我們講求Avengers(《復仇者聯盟》)。社會没有『一個』救世者,因為『每個人』也有英雄因子,We not me。」

余翠怡

香港輪椅劍擊運動員

安裝義肢後一年,余翠怡在游泳班上認識劍擊隊的人。她曾在其他訪問中提及抵擋不了劍擊隊的型男,決定投身其中。感覺是否依舊没變?「型啊?現在是我型囉。」的而且確,余翠怡在初級班待了兩班,已被邀請前往體院練習,一年後更代表香港參賽。

閃閃生輝的獎牌令她風光,但都比不上媽媽面上的光采令她感到自豪。

「我每次得獎都會將花束拋向觀眾席的媽媽,2012 年的倫敦殘奧賽後,媽媽提著花束乘車,車廂內有位女士說『她的女兒剛摘下奧運金牌!』大家都拍掌鼓勵,我覺得很感動。」余翠怡不由感性一番,坦言媽媽在自己患病時,一定没想過會有這樣一天。「她只想我盡快康復,別無他想。」

王熾基

太極名師

藝術的修養,令王熾基退休後的生活如曲如歌,份外自在。他直言,如果不懂得太極,沒學過畫畫,那可能也沒有今時今日的他。「可能上了天堂,也可能下了地獄。」我們還在細味藝術賦予人生的意義時,王熾基又再微笑著扔出一句足以讓人驚掉下巴的話:「打太極對身體有大大的好處,但說俗點吧,打太極和畫畫帶給我最大的改變,是成為了太極師傅及畫畫師傅,我在退休後能以此維生喔。」

范業成

香港土生土長南亞裔警察

與千千萬萬的香港九十後無異,1996 年冬天出生的范業成與長者安居協會同齡,在美孚的公共屋邨長大,幼稚園就在家樓下,小學也順理成章地選擇了邨內最近的學校,中學才「出城」,到港島區就讀。坦言小時候只喜歡打機而導致成績很差的他,在收到DSE 幾乎滿江紅的通知時,雖然心裡早有準備,仍禁不住發愁,「那刻好想將成績表撕爛。」范業成睜大眼睛,呲牙咧嘴比劃了一下。

三番四次提及自己不喜歡讀書的范業成,現時積極進修,攻讀公開大學的執法及保安管理社會科學學位。「我喜歡軍裝,想入PTU 機動部隊,之後想入衝鋒隊,總之是軍裝前線的。現在最想做的是積累多些經驗,讀多點書,讀書的錢可以賺回來,但時間賺不回來。」

莫漢光

長者安居協會義工

二十年前,包括莫漢光在內的數位義工閒時圍在一起不是聊無營養的八卦經,而是如何幫協會籌募更多經費。

莫漢光說話溫和但堅定,關心話語一句一句直達人心。「跟長者建立關係並不困難,只要你花時間聆聽,用心去做便可以。」一樣米養百樣人,莫漢光坦言有部份老人家戒心很強,你必須花時間跟他相處,絕無小路可抄。

梁永賢

長者安居協會平安服務使用者

整個訪問,無時無刻感受到梁永賢的快樂,難怪她給自己人生九十分的高分數。「我多次和社會動蕩及戰爭碰面,但每次都安全度過,我常叫人多做善事,小兒子也受我感染,經常幫老人家免費檢查冷氣。」人生總有順流逆流,誰不想一生一帆風順?梁永賢反問為甚麼要改寫自己的人生,「即使重新走同一條路我也OK,也會一路衝,我一直也好開心。」

王楚蓉

長者安居協會資深員工

敬業樂業從來易說難行,從蓉姐身上你輕易感受到她熱愛這份工作,說起有趣的長者她咧嘴開心大笑,提起協會同事大意出錯,她聲線變沉、皺眉,想起尚餘幾年便到退休之年,她輕歎一聲。

蓉姐笑言今年是最開心的一年,因為跟協會一起「登二」。現在所有工作程序閉上眼也懂得處理,會失去熱情嗎?「不會啊,我不喜歡挑戰。」想到當年那勇字當頭、隻身走入男人圈的女子,「挑戰」兩字並不足以形容她。

鄭經翰

長者安居協會創辦人之一,資深媒體及政經界名人

此時此刻的鄭大班,並不如他所言的因暮年而惶惑不安,反而是積極地去面對老年的世界。鄭大班從來都是一個行動型的人,二十年前創立長者安居協會的時候,只是因為看到獨居長者越來越多,困難赤裸裸地呈現在大眾面前。有把聲音告訴他,社會上的老人家需要這種服務,而他能夠做到。

大概領導型的人物都有一個特質,不輕言後悔。「我忠於我的生活。當然,人一定會犯錯的,有些做錯的事情,現在要做的是回想一下,看看遇上相同情況,現在能否處理得更好。人迂腐的地方在於太計較對與錯,其實許多事情都無對錯之分,最要緊的是,本著一顆善心,不去害人,就無所謂對錯。人一定要講因果,有因就有果,若你做的一件事情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,即使有時表面毫無損害,但亦可能因此改變了一些事情。」

羅致光

長者安居協會創辦人之一,現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

別人拼死發奮地考第一,他只為「反正没試過考第一,何不試一次?」小學五年級他首次正視所有可唸的科目,「健教、社會、科學、常識,將所有可背的都循規蹈矩唸完,結果那次考第一。總之試過便可以了。」他說得稀鬆平常,第一名緣分到此為止,没有續集。「我小時候從没覺得自己聰明,對成績要求也不高,足夠便可,我不是一個勤力的人。」

羅致光輕鬆看成績,卻把修養放在心上頭。「有次學校旅行,我獨自坐在巴士上層後座,老師疑惑我為何不和同學聊天。」人細鬼大的羅致光向老師說教,「這是公共場合,怎可以高談闊論呢?學生也要有修養嘛。」他被自己裝模作樣的聲調逗笑,忍不住自我批評「豈有此理」。由此,他做領袖生尤其稱職,「不要說話,否則摘你名字!」瞪眼模樣好像小管家上身。

立即訂購